驻马店古人的除夕诗

    点击量:7525

全媒体记者 赵新春 杨晓伦

除夕,驻马店又称年三十、大年夜。这天除了请神,邀请已故亲人和各路神仙回家过年外,还有贴春联、吃团圆饭、发压岁钱和守岁等习俗。

驻马店现存最早的嘉靖《真阳县志》记载,这些习俗在当时就有。到了除夕,人们要“易门神、桃符,修岁事,陈祀仪。老稚围饮,曰守岁。”此外,万历《新蔡县志》、顺治《遂平县志》、康熙元年《汝宁府志》记载,除夕人们还要“焚苍术、辟瘟丹”,祈求无灾无病。曾以“汝颍多奇士”“豫州人士常半天下”而著称的今天驻马店地区,虽然因为历史上历遭兵火,文献散佚,万不存一,但仍有部分个人诗集留存下来,如明朝林时的《介立诗集》、张九一《绿波楼诗集》、傅振商的《木天馆稿》《恒南稿》,明末清初刘世燧的《依云阁诗集》等,也记录他们过除夕,守岁的心境和情景。

驻马店古人的除夕诗

林时(1490—1535年),字懋易,自号介立山人,是明朝汝宁府汝阳县人,今汝南县人。正德十二年(1517)丁丑科舒芬榜三甲第96名进士,授庶吉士,改检讨,进编修,为经筵讲官。历任为国子监司业、南京通政司右参议、右通政提督誊黄。为官二十年,清正廉洁,家无私产。四十五岁去世,留有《介立诗集》六卷,有除夕诗两首。《除夕答仲房》:“常年除夕兴还深,除夕今年思独沉。万里龙沙劳驻辇,三秋雁信杳关心。椒花懒向远天媚,梅萼应须何地寻?愧我滥趋青琐闼,多君壮拟《白头吟》。”《除夕》:“客舍初临客思长,江城明日又春阳。开尊守岁仍乡俗,候鼓趋朝忆省郎。近市竹声飞列炬,远天梅萼媚含香。十年彤管今虚迹,勋业徒惊鬓欲霜。”

新蔡人张九一(1533—1598)字助甫,号周田,是明嘉靖三十二年进士。历任黄梅知县、吏部验封主事、湖广佥事、右佥都御史、宁夏巡抚。与余曰德、魏裳、汪道昆、张佳胤并称“后五子”,著有《绿波楼诗集》。在这部诗集有不少他与家人过除夕、守岁的诗,如《己丑除夕,乾甫同震儿诸子侄守岁》《辛卯除夕,乾甫适金陵至》等,其中也有一首《除夕》诗:“高斋朔雪余,萧索卧相如。闰月逢春早,衰年怯岁余。世情从逐鹿,吾意在焚鱼。明日东皋绿,为农且荷锄。”清代新蔡知县吕民服称此诗“酷近少陵”,非常接近杜甫的风格。

驻马店古人的除夕诗

汝宁府汝阳县人,今汝南县人傅振商(1573—1640年)是明朝著名的古文学家、文学家、书法家、玄学家,字君雨,是万历三十五年(1607)丁未科黄士俊榜三甲第123名进士,选庶吉士,改江西道御史,巡按畿南。累迁大理寺丞、大理寺右少卿、太常寺卿、南京兵部右侍郎。崇祯时,进南京兵部尚书。引疾致仕后,自号“养拙叟”。濮阳仓颉陵正殿柱上有他巡按直隶时所题对联一副,上联为“百王景仰,治代结绳扶宇宙”,下联为“万圣崇尊,文成书契整乾坤”。这年除夕,他巡按陕西走到凤翔,客居驿舍,不禁想家,写下了《凤翔守岁》诗二首:“使节停留旅鬓知,除夕重似汉南时。家居淮汝觉春早,身在周秦忆路迟。陇上梅花怜客梦,汧阳鹦鹉唤乡思。长吟岁暮迎青帝,蚁泛绿波靓酒卮。”“含烟柳眼欲回青,兀坐虚室数暮棂。五十年华心易倦,三千驿路轨谁停。空思赤舃劳周梦,漫想青牛授道经。献岁道兴饶有绪,难招儿女共趋庭。”

驻马店古人的除夕诗

驻马店古人的除夕诗

明汝阳人(今汝南人)秦镐字京,工古文,爱收藏,与尉氏阮汉闻(字太冲)、中牟张民表(字林宗)号为天中三君子。虽屡试不第,但朝廷多次征辟,人称“秦征君”,著有《髣园消夏录》《头青斋集》《秦京诗集》等。他长期客居开封,这年除夕,他与阮、张二人共过除夕,写有《守岁汴寺,阮太冲张林宗夜过共赋》:“层城烟雾逼天斜,久客相依自一家。贫向危途轻岁事,愁从衰鬓改春华。相将迟暮攻椒颂,各写辛酸累烛花。回首旧京弦管地,霜林遮莫起栖鸦。”感慨韶华易逝,相将迟暮。

驻马店古人的除夕诗

新蔡县人刘世燧(1609—?),字木次,号木斋,是崇祯乙亥拔贡生,任西安别驾,顺治元年以治行擢凤翔知府,著有《依云阁诗集》。他的儿子刘址是清康熙九年庚戌科进士。清顺治十四年丁酉除夕,他为自己身体健康、丰衣足食而庆幸,有《除夕》诗:“终岁仍如此,相观近事殊。世情何所恃?山色自然孤。亲健我知喜,赋繁田可虞。歌公聊夜宴,明日与春俱。”(编辑 李宗文)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驻马店广视网、驻马店融媒、驻马店网络问政、掌上驻马店、驻马店头条、驻马店广播电视台)”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凡是本网原创的作品,拒绝任何不保留版权的转载,如需转载请标注来源并添加本文链接,否则承担相应法律后果。

来源 / 驻马店广视网

责任编辑 / 李宗文

审核 / 李俊杰 刘晓明

终审 / 平筠

上一篇:古蜀文明将闪耀上博东馆

下一篇:为群众提供更多更优休闲选择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