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羊遗址——河洛文明的璀璨明珠 | 文化中国行

    点击量:365

 苏羊遗址——河洛文明的璀璨明珠 | 文化中国行

北临洛河、南望熊耳山,苏羊遗址是洛阳盆地史前遗址分布最为密集的区域之一。2020年,被列入“考古中国——中原地区文明化进程研究”重大项目。今年3月,这里又发掘出土一批龙山时代的墓葬,这次发现有什么意义?苏羊遗址还有哪些看点?跟记者一起去探访。

苏羊遗址位于宜阳县张坞镇苏羊村西部、下村南部,距今约5000年左右,是仰韶—龙山时期的文化遗存,想要详细了解它,就要走进60多万平米的考古现场,沿着它的发掘历程,在错落分布的各类遗址中,循序渐进。从2021年开始,经过三年系统的考古调查、勘探和发掘,考古人员在这里发现了仰韶早期、中期、晚期和龙山时期四个时期的文化遗存。其中,仰韶时期人工环壕生活区里发掘的一批房址、灰坑、窖穴等遗迹,尤其重要。

洛阳市考古研究院苏羊遗址考古发掘现场负责人 谷向乐:现在就是处于我们苏羊遗址这个生活区域的房址区,这个是我们清理出来的一座仰韶文化中期的房址,其中这个房四的话,它这个面积大,还有它这个制作、加工工艺非常高超,同时的话保存最好。这批房址的发掘,对我们认识当时的房屋建造技术、聚落布局,还有当时先民的这种生活状况,具有很重要的意义

从仰韶早期晚段开始营建,修建环壕作为防御设施,到仰韶晚期开始有意识地修建墙垣加强聚落的内部管理,更加注重布局和功能分区,这一时期,周边的多元文化开始汇聚,相互交融,也让聚落的文明化进程开始加快。到了龙山时期,聚落在延续仰韶晚期布局结构的同时,还吸收了大量外来文化因素,选择性地进行了融合改造和创新,在东部自然壕沟外侧集中布局了埋葬区。

洛阳市考古研究院苏羊遗址考古发掘现场负责人 谷向乐:我们今年就是在这个龙山墓葬区又发掘了一批这种龙山时代的墓葬,其中少量墓葬里面随葬有这个玉石钺、石斧等一些遗物,这个传统在我们河洛地区的话非常罕见,面积非常大,近千座。对我们研究当时这个龙山时代埋葬制度,生产技术以及当时这个社会分化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此外,苏羊遗址还出土了有陶器、石器、玉器、骨器、蚌器等遗物,其中不乏玉璧、彩陶盆等珍贵文物。这些都证明,它是河洛地区古国时代的一处大型中心性聚落,是这块区域社会复杂化、文明化的缩影,为研究中华文明起源、形成和发展提供了关键材料。

 

洛阳市考古研究院史前研究室主任、副研究馆员 任广:整个遗址呈现出的不同区域多元文化在此交流与融合的场景,是中华文明多元一体、兼收并蓄、绵延不断的重要见证,更是中华文明突出特性连续性、创新性、包容性的重要体现。在今后的工作中。要把苏羊遗址发掘好,阐释好,保护好、利用好,为考古中国中原地区文明化进程提供关键材料和极好样本。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驻马店广视网、驻马店融媒、驻马店网络问政、掌上驻马店、驻马店头条、驻马店广播电视台)”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凡是本网原创的作品,拒绝任何不保留版权的转载,如需转载请标注来源并添加本文链接,否则承担相应法律后果。

来源 / 大象时政

责任编辑 / 张昆

审核 / 李俊杰 刘晓明

终审 / 平筠

上一篇:《中华人民共和国粮食安全保障法》实施

下一篇:无氧气瓶海中下潜100米是什么概念?这个河南小伙儿做到了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