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阳市考古有重大发现 发现战国至汉代时期的干城古城址

    点击量:1822

 河南日报客户端记者 张体义

1月31日,记者从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获悉,濮阳市文物考古有重大发现,濮阳东干城古城址可能是历史上战国至汉代时期的干城城址。

濮阳市考古有重大发现 发现战国至汉代时期的干城古城址

东干城城址的发现是偶然的。2022年3月-4月,受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委托,濮阳市文物保护管理所在濮阳市区东北隅,华龙区苏北路与东环路(G106)交叉口东南角,配合建设发掘古墓葬过程中,发现夯土遗迹。同年5月,在配合五一路(东濮路—林荫路)项目建设,对拟新修路段勘探过程中,又在五一路与东濮路交叉口处发现夯土遗迹。后经初步勘探,上述夯土遗迹大体围合,可能为一处古代城址。2022年6月以来,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受河南省文物局指派,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濮阳市文物保护管理所等单位对上述两个建设项目拟占压区内的城墙遗迹进行解剖发掘,并对城址分布进行了初步勘探。历经一年多的考古工作,在文物部门克服黄泛区遗迹普遍淤埋较深,古代遗迹叠压打破较为集中,城市管网纵横交错等困难的情况下,最终确定了城址的轮廓及城墙的结构、时代、建造程序、修筑方法等。

濮阳市考古有重大发现 发现战国至汉代时期的干城古城址

城址北到濮阳市华龙区苏北路,东到G106(东环路)以东,南到中原路,东到东濮路,南北约860米,东西约800米。紧贴G106(东环路)东侧有一南北墙,将城址分为东、西两部分。

城址上普遍被汉代墓葬打破。以五一路与东濮路交叉口处的西城墙为例,在探沟内城墙解剖部分,发现有40座墓葬打破城墙。这批墓葬普遍形制窄长,随葬品均放置在头部。墓葬内出土的随葬品有半两钱、五铢钱、镀金铜泡、盖弓帽、铜带钩、铜镜、六博棋子及一批陶器。十分难得的是在M22内出土骨签10枚。上刻天干、地支及五行,字口刻槽内涂朱砂或红色颜料,可能是古代占卜吉凶的遗物,在河南尚属首次发现。依据墓葬形制特点及随葬品判断,这批墓葬的时代多为西汉时期。

濮阳市考古有重大发现 发现战国至汉代时期的干城古城址

以五一路与东濮路交叉口处的西城墙为例,探沟内暴露的城墙底基宽约43米,残高约3.4米;结构上分底基、主墙体、内外护坡几部分;修筑方法上采用堆筑兼夯筑的方法修建而成。城墙内外堆积大量的淤沙和胶泥层;城墙在西汉中晚期以后被洪水带来的淤沙和胶泥彻底淹没在地面之下。

濮阳市考古有重大发现 发现战国至汉代时期的干城古城址

濮阳干城遗址考古发掘领队,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李一丕介绍说,“干”文献记载最早见于黄帝时期;夏代时期为侯伯之国;商代时期为方国;西周时期为诸侯国;西周初年三监之乱后,因参与三监之乱被灭国。东周时期卫国在古黄河东岸今濮阳市区一带设有干邑;汉代时期的干城亦在此地。《水经注》卷五“河水”条下:“(河水)又东北过卫县南,又东北过濮阳县北,瓠子河出焉。河水东径铁丘南……东城有子路冢,河之西岸有竿城。”《水经注》引《郡国志》:“卫县有竿城者也。”《后汉书·郡国志》“东郡”条下:“‘卫’公国……有竿城。”城址所在地附近至今仍有多个以“干城”命名的村落。结合考古发掘断定的城址年代,对照文献记载,综合地名因素等情况推断,此次发现的东干城古城址可能是历史上战国至汉代时期的干城城址。

濮阳市考古有重大发现 发现战国至汉代时期的干城古城址

李一丕说,干城遗址是濮阳地区继西水坡遗址、高城遗址、戚城遗址之后,又一座经考古发掘证实的十分重要的古遗址,也是濮阳地区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又一见证。历史上干、戚齐名,“干”原意为古代盾牌,“戚”原意为古代斧钺;现如今干城、戚城共处濮阳市区一带,是濮阳市区历史文化宣传、保护、展示所依托的难得的“双子星座”,也是濮阳又一个十分重要的城市历史文化名片。它的发现、发掘、研究和保护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和意义。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驻马店广视网、驻马店融媒、驻马店网络问政、掌上驻马店、驻马店头条、驻马店广播电视台)”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凡是本网原创的作品,拒绝任何不保留版权的转载,如需转载请标注来源并添加本文链接,否则承担相应法律后果。

来源 / 河南日报客户端

责任编辑 / 张昆

审核 / 李俊杰 刘晓明

终审 / 平筠

上一篇:2023年第四季度“中国好人榜”发布,看看河南都有谁?

下一篇:春阳萌动,木叶生发《节气唱游记之立春》官宣定档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