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止成瘾 控制时长 引导青少年合理使用短视频

    点击量:5791

【调研报告】

作者:张羽(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副院长、长聘副教授);徐子燕(该院博士生)

短视频作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一种新兴媒介,近年来在青少年群体中快速兴起、影响深远。不同于传统视频媒介,此类视频一般长度以秒计算,并且可以通过移动终端实现快速制作、实时分享和在线互动。短视频不仅满足了青少年在休闲娱乐、获取信息与社会交往等方面的需要,也能通过改变知识传播与生产方式拓宽用户视野,为青少年文化注入新的活力。基于短视频的教学资源和模式创新也获得学术界和业界的广泛关注,有望为日趋普遍的非正式学习提供新机遇。但与此同时,其对青少年认知发展与学习的潜在负面影响引发了人们的担忧。

刷短视频与青少年的认知能力、学业成绩有何关联?近日,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张羽团队针对某中学12~13岁及15~16岁青少年短视频使用情况开展调查,以探究青少年短视频使用行为现状及其与认知能力、学业成绩的关系。

防止成瘾 控制时长 引导青少年合理使用短视频

江苏南通如皋市丁堰镇鞠庄社区网络文明志愿者向学生、家长讲解《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徐慧摄/光明图片

短视频对青少年的生活与学习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近年来,短视频平台在一众数字媒介中“异军突起”,并日益渗透至青少年的日常学习生活中。

一方面,青少年正面临构建自我认同、寻求社会认可等重要发展任务,渴望更丰富的自我表达以及与同龄人互动的渠道和机会。而短视频的出现恰恰迎合了青少年通过在线社群实现娱乐消遣、信息获取、人际交往、情绪调节等方面的需求。

另一方面,短视频也深刻影响着青少年的学习体验。由于短视频制作门槛低、受众范围广、信息时效强等特性,用户几乎都能够不受时空限制地学习、分享甚至生产知识。这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学习资源的生产与传播方式,提升学习者的参与感与主体性,使得人们获取信息和教育资源的机会更加均等。同时,在线互动与视频创作也为青少年读写能力的培养提供了新的机遇。基于短视频的互动、分享与创造能够激发学生综合运用知识并以丰富的表达形式呈现的潜能,同时在这种非正式学习过程中增强同伴支持与自我效能感。例如,当学校提供的在线授课内容难以吸引学习时,短视频社区中的同龄伙伴能够分享甚至创作视频来帮助有需要的人。

受访青少年中近二成表现出短视频成瘾倾向

本研究调查发现,短视频在青少年抽样群体中普及程度高达90%,高于成年人群体中73%的用户比例。从使用量来看,大部分青少年能将使用量控制在合理范围内,每天使用短视频App的时间在30分钟以内,而超过2小时的比例仅占不到10%。尽管如此,值得注意的是,受访青少年中近二成仍表现出了较严重的短视频成瘾倾向。同时,研究发现青少年每天花在短视频上的时间越多,相应地在打游戏、看电视上花的时间也越多,而在睡眠和课后学习上投入的时间越短,说明短视频使用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青少年的健康作息与学业投入。

从使用目的来看,仅有不到20%的青少年平时通过短视频来获取知识、学习技能或了解时事,而大多数受访青少年都主要以消遣、社交、追星等非学业目的使用短视频App。从使用方式来看,虽然短视频App提供了丰富多样的互动和视频制作功能,但绝大多数青少年以被动地“刷”视频为主,只有不到5%的用户主要以点赞、评论等互动方式和制作、上传等创造方式使用短视频App。从算法依赖程度来看,“刷”短视频的过程中近四分之三的青少年高度依赖算法推荐内容,只有少部分能够根据自己的兴趣或需求自主地搜索和选择视频。

青少年短视频使用越多,其学业延迟满足能力、言语能力和工作记忆任务表现等往往越差

尽管短视频App能够满足青少年在娱乐、社交、信息获取和寻求自我认同等方面的发展需求,但其独特的多模态信息呈递方式以及算法驱动的信息筛选与决策模式可能对用户获取与加工信息的方式造成显著影响。尤其在青少年阶段,正处于认知发展的关键期,往往表现出不成熟的认知控制、高度冲动性以及对刺激的追求,难以充分意识到短视频使用的潜在风险;同时大脑可塑性强,相比成人对于外界的变化更敏感,受到的影响更大。因此,短视频使用对青少年认知功能发展的潜在负面影响更值得关注。

本研究对青少年抽样群体开展认知功能测试,研究发现,青少年短视频使用越多,其学业延迟满足能力往往越差。青少年使用短视频App时,难免会面临这样的“失控”场景:一不留神便沉溺于短视频带来的高强度感官刺激和“即时满足”,明知道该去学习了,但总是停不下“刷”视频的手指……而为了更重要、更长远的学习目标“延迟”对欲望的满足,恰恰是对青少年学业表现和终身发展至关重要的能力。

同时,研究发现对于处在青少年早期的12~13岁群体,短视频使用越多,其言语能力和工作记忆任务表现往往越差。短视频中包含的“梗”、特效、声效等多模态表达形式一方面能够激发青少年接触新知识的兴趣,但另一方面可能对读写能力的培养提出挑战。久而久之,青少年可能会对书面文化产生“疏离感”,在阅读、写作等需要集中注意力的学习活动中表现得力不从心。此外,短视频强大的推荐算法能够根据用户的偏好进行信息筛选与“投喂”。一旦习惯于将自主选择权移交给算法,青少年便可能逐渐成为信息的“被动接收者”而非“主动获取者”。长此以往,青少年信息检索的自主性以及反思、批判、创造等高阶思维活动可能减少,工作记忆等认知能力得不到充分“锻炼”,发展进程继而受阻。研究也证实,处在青少年早期的短视频用户越依赖推荐算法,其工作记忆测试表现越不理想。

青少年越早开始刷短视频,认知能力表现越差

“刷”短视频是否会导致孩子学习表现下降、学习兴趣减退?这是许多家长和教师关切的问题。本研究也对青少年抽样群体的期末成绩进行调查,结果表明,青少年短视频日均使用量与12~13岁和15~16岁青少年的学业成绩呈显著负相关。不过,15~16岁群体的这一效应在控制变量后变得不显著,此时其他社交媒介的日均使用量与其学业成绩的负相关作用变得显著。这说明对于青少年后期,诸如微信、微博等其他社交媒介的使用可能对青少年学业成绩有潜在的负面影响。

除了直接效应外,本研究也通过结构方程模型检验短视频使用是否会通过影响青少年的认知功能,进而导致学业成绩降低。结果表明,12~13岁青少年刷短视频的日均时长和算法依赖程度,都与其学业表现呈负相关关系。15~16岁群体认知功能在短视频使用行为与学业表现间的间接效应均不显著。

总体来看,12~13岁群体的中介效应模型能够解释学业表现47.9%的方差,而15~16岁群体的模型仅能解释8.1%。这表明相比青少年后期,早期短视频使用行为与学业之间的关系更紧密。

两组青少年人群之间的“差异敏感性”(differential suscpetibility)可能是由两方面因素导致的:一是二者处在身心发育的不同阶段。青少年早期是基本认知能力发展的关键时期,可塑性相比青少年后期要更强,因而可能受到短视频的影响更大。二是青少年整体都可能受到媒介过度使用、虚假消息、隐私侵犯等潜在问题的影响,青少年前后期使用媒介时面临着不同程度的风险。由于青少年早期使用媒介、自我控制及应对社会交往的相关能力与经验尚不充足,在缺乏足够指导与监管的条件下更容易暴露在短视频使用的风险之下。

因此,对于青少年早期而言,短视频“刷”得越多,认知能力表现越差,同时学习成绩也更不尽如人意。在电子设备上“分心”多,学习上的投入变少,对学校的学习活动提不起兴趣……这些都可能是短视频“重度用户”(heavy users)所面临的学业困境。

让数字媒介助力青少年健康成长

家庭、学校和社会需要为青少年科学使用数字媒介提供保护性支持,帮助其突破“信息茧房”,规避短视频使用对自主控制、读写能力、深度思考等方面的负面影响,让数字媒介更好地助力青少年健康成长。

第一,要高度关注青少年刷短视频对学习与认知发展的潜在影响。家长和学校需要担负起监管、指导青少年短视频使用的责任。一方面,可通过控制短视频使用时间等方式引导青少年控制短视频使用量,降低成瘾的可能性。另一方面,要对青少年使用短视频过程中的行为加以指导,鼓励青少年使用短视频App时提高获取信息的主动意识、学习知识的目的意识和辩证思考的批判意识,有效利用优质短视频资源。第二,要大力推广“青少年模式”在未成年用户中的使用。目前,各大短视频平台均已在国家网信办要求下上线“青少年模式”。然而,本研究与已有研究均发现超半数的青少年知道但并不主动使用这一模式。有关部门需要加大对这一防沉迷系统的普及力度,提高青少年自主控制短视频使用的意识和能力。第三,要加强对青少年短视频使用行为及其潜在影响的研究,为揭示短视频对青少年发展的积极与消极作用提供更多证据,帮助人们更好地平衡短视频使用带来的益处与风险。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驻马店广视网、驻马店融媒、驻马店网络问政、掌上驻马店、驻马店头条、驻马店广播电视台)”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凡是本网原创的作品,拒绝任何不保留版权的转载,如需转载请标注来源并添加本文链接,否则承担相应法律后果。

来源 / 光明网

责任编辑 / 李宗文

审核 / 李俊杰 刘晓明

终审 / 平筠

上一篇:家校社合力打好“组合拳” 清朗青少年上网环境

下一篇:驻马店市2024 年 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宣传活动新闻发布会举行

精品推荐